葡萄搜尋
在地搜尋
參訪人數 2,301,098
太空資訊
網友優良文章
廣告連結
太空科學>宇宙星球
為了一次地震,冥界準備了整整五十年(轉載)
我希望 請 讀 我的唇:「 南 摩 阿 彌 陀 佛 」~
2012年8月16日 16點22分 7則回覆
白面俏書生
頭銜 金星葡萄
發言積分 15,602
建立時間 9月7日 17點7分
修改時間 9月7日 17點7分
「地震」的圖片搜尋結果

 

地震玄機(《覺園筆記》)

 
在清朝道光、咸豐年間,牛樹梅先生擔任甯遠府知府,為官清廉勤慎,政績顯赫,民眾一致稱頌。忽然有一天發生了大地震,全城房屋倒塌,死傷人數無算,府衙也損毀多處。先生的兒子不幸遇難,他自己的足跟也受傷了,行走很不方便。
 
他感到很憤懣,就寫了一篇疏文來質問地府城隍神,大意是指責城隍神享受萬民香火,卻不加以保護。全城這麼大,難道都是惡人嗎?就連自身為官,也是問心無愧,而兒子竟然死了,自己也受了傷。難道真的是天道不足憑信、神明鑒察也有差錯嗎?
 
到了夜裡,先生夢見城隍神請他前去,按照賓主之禮坐下,對他說:先生以文字相指責,理直氣壯,可惜不能明瞭鬼神之道,所以請君前來一談,以解釋猜疑誹謗。凡是浩劫之成,都是由於眾人積孽所導致的,絕非偶然。
 
此次地震災難,冥冥之中已經進行了五十年的調查、記錄,凡是不應遭受災禍的,都已移到別處,如果是近期造下新的罪孽的,又將其移過來,即便是臨時也會有出入變化,絕不會漫不加察、置人民生命於不顧。
 
先生說:既然如此,難道全城中竟然沒有一個善人?我和我兒子也要遭到罪譴嗎?
 
城隍神說:還有三家人家,確實難以在短期內遷走,現在都安然無恙。一家是某街的節婦,三世孀居,撫養一個小孫子;一家是某醫生,生平不賣假藥,有請他看病的,即使是深夜下雨、道路泥濘,也即刻前去,盡心療治;一家是賣油糍的老婦人,和她的小孫子,全都沒有遇難。先生回去查訪就能找到,不會欺騙於你。
 
先生的兒子前生業重,是無法逃免的。就連先生本來也在劫數之內,因為居官廉慎,所以得以從寬,只是傷了足跟。總之,神天賞罰,慎之又慎,決不偏私。既無無妄之災,亦無倖免之理。先生勉力做個好官,將來會升到“陳臬”(按察使的代稱)的官職。
 
先生辭謝,並致以歉意。醒後到處查訪,果然找到了節婦和醫生,都是全家安然無恙,只不過因房屋矮小,被兩側的房屋遮擋住,所以沒有發現。只有賣油糍的老婦人,經過多次查找,才在房屋椽子支撐形成的角落裡發現。向她詢問,說平時在這裡做生意,凡是遇到老弱殘疾的,即使錢不夠也賣給他們,偶爾也會施捨,不要一文錢。
 
在地震前一兩天,買油糍的人忽然增多起來,供不應求,於是帶著她的小孫子夜裡做油糍以備出售。地震發生後,祖孫二人被蓋在倒塌的房屋下三天,就用油糍充饑,因為壓力太大自己無法出去,沒想到現在得以重見天日。
 
先生大為驚奇,從此以後深信鬼神因果的道理,更加勉力做好官,後來果然升到為四川按察使。



 
【按】這則故事讓我們領略了天地鬼神、因緣果報的神奇可畏,實在是不可思議,而習慣于唯物思維的人們或許認為這是古人杜撰的寓言,荒唐不可信。
 
為了驗證這則故事的真實性,筆者特地作了一些考證。
 
關於牛樹梅,歷史上確有其人。牛樹梅(1791―1875),字雪樵,號省齋,甘肅通渭人,道光二十一年進士,曾任四川彰明縣(今江油市)知縣、茂州直隸州知州、甯遠知府、四川按察使等職。
 
《清史稿》稱其“決獄明慎,民隱無不達,咸愛戴之”,當地百姓稱之為“牛青天”,還為他修建了一座“德政坊”,此牌坊目前尚存,位於今四川江油市青蓮鎮,距今已有150餘年的歷史。牛樹梅于道光二十八年(1848)擔任甯遠府知府,當時的寧遠府,屬四川省管轄,府治西昌(今四川省西昌市,為涼山彝族自治州政-府駐地)。
 
關於此次地震,正是發生于清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七日(1850年9月12日)夜間的西昌地震,震級約7.5級。
 
據《清史稿》載:“尋署甯遠知府。地大震,全城陷沒,死傷甚眾。樹梅壓於土,獲生。蜀人謂天留牛青天以勸善。樹梅自咎德薄,不能庇民,益修省。所以賑恤災黎甚厚,民愈戴之。”
 
當時的四川總督徐澤醇在向清廷呈遞的奏稿中說:“接據署西昌縣知縣鳴謙奏稱:八月初七日夜亥刻,縣城忽然地震,簸搖動盪,屋宇倒坍。闔城號呼鼎沸,因黑夜霖雨,無從往救。及至天明,遍城木石倒塞,不辨街巷,廟宇、城樓、文武衙署及監獄、倉庫盡行倒坍……軍民被壓身死者不計其數。”
 
牛樹梅本人也寫了一首《西昌地震紀變》詩,描繪了大地震後的情形:“坤維夜半走奔雷,山嶽震盪海波頹。床榻如舞人如簸,萬家棟屋枯葉摧”,“遲明一望滿城平,欲辨街衙誰能曉”。位於瀘山的西昌地震碑林對此次地震亦有詳細記載。



他寫了一篇疏文來質問地府城隍神

地震玄機(《覺園筆記》)

  在清朝道光、咸豐年間,牛樹梅先生擔任寧遠府知府,為官清廉勤慎,政績顯赫,民眾一致稱頌。忽然有一天發生了大地震,全城房屋倒塌,死傷人數無算,府衙也損毀多處。先生的兒子不幸遇難,他自己的足跟也受傷了,行走很不方便。

  他感到很憤懣,就寫了一篇疏文來質問地府城隍神,大意是指責城隍神享受萬民香火,卻不加以保護。全城這麼大,難道都是惡人嗎?就連自身為官,也是問心無愧,而兒子竟然死了,自己也受了傷。難道真的是天道不足憑信、神明鑒察也有差錯嗎?

  到了夜里,先生夢見城隍神請他前去,按照賓主之禮坐下,對他說:先生以文字相指責,理直氣壯,可惜不能明了鬼神之道,所以請君前來一談,以解釋猜疑誹謗。凡是浩劫之成,都是由于眾人積孽所導致的,絕非偶然。

  此次地震災難,冥冥之中已經進行了五十年的調查、記錄,凡是不應遭受災禍的,都已移到別處,如果是近期造下新的罪孽的,又將其移過來,即便是臨時也會有出入變化,絕不會漫不加察、置人民生命于不顧。

  先生說:既然如此,難道全城中竟然沒有一個善人?我和我兒子也要遭到罪譴嗎?

  城隍神說:還有三家人家,確實難以在短期內遷走,現在都安然無恙。一家是某街的節婦,三世孀居,撫養一個小孫子;一家是某醫生,生平不賣假藥,有請他看病的,即使是深夜下雨、道路泥濘,也即刻前去,盡心療治;一家是賣油餈的老婦人,和她的小孫子,全都沒有遇難。先生回去查訪就能找到,不會欺騙于你。

  先生的兒子前生業重,是無法逃免的。就連先生本來也在劫數之內,因為居官廉慎,所以得以從寬,只是傷了足跟。總之,神天賞罰,慎之又慎,決不偏私。既無無妄之災,亦無幸免之理。先生勉力做個好官,將來會升到“陳臬”(按察使的代稱)的官職。

  先生辭謝,並致以歉意。醒後到處查訪,果然找到了節婦和醫生,都是全家安然無恙,只不過因房屋矮小,被兩側的房屋遮擋住,所以沒有發現。只有賣油餈的老婦人,經過多次查找,才在房屋椽子支撐形成的角落里發現。向她詢問,說平時在這里做生意,凡是遇到老弱殘疾的,即使錢不夠也賣給他們,偶爾也會施舍,不要一文錢。

  在地震前一兩天,買油餈的人忽然增多起來,供不應求,于是帶著她的小孫子夜里做油餈以備出售。地震發生後,祖孫二人被蓋在倒塌的房屋下三天,就用油餈充飢,因為壓力太大自己無法出去,沒想到現在得以重見天日。

  先生大為驚奇,從此以後深信鬼神因果的道理,更加勉力做好官,後來果然升到為四川按察使。

  【按】這則故事讓我們領略了天地鬼神、因緣果報的神奇可畏,實在是不可思議,而習慣于唯物思維的人們或許認為這是古人杜撰的寓言,荒唐不可信。

  為了驗証這則故事的真實性,筆者特地作了一些考証。

  關于牛樹梅,歷史上確有其人。牛樹梅(1791─1875),字雪樵,號省齋,甘肅通渭人,道光二十一年進士,曾任四川彰明縣(今江油市)知縣、茂州直隸州知州、寧遠知府、四川按察使等職。

  《清史稿》稱其“決獄明慎,民隱無不達,咸愛戴之”,當地百姓稱之為“牛青天”,還為他修建了一座“德政坊”,此牌坊目前尚存,位于今四川江油市青蓮鎮,距今已有150余年的歷史。牛樹梅于道光二十八年(1848)擔任寧遠府知府,當時的寧遠府,屬四川省管轄,府治西昌(今四川省西昌市,為涼山彞族自治州政-府駐地)。

  關于此次地震,正是發生于清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七日(1850年9月12日)夜間的西昌地震,震級約7.5級。

  據《清史稿》載:“尋署寧遠知府。地大震,全城陷沒,死傷甚眾。樹梅壓于土,獲生。蜀人謂天留牛青天以勸善。樹梅自咎德薄,不能庇民,益修省。所以賑恤災黎甚厚,民愈戴之。”

  當時的四川總督徐澤醇在向清廷呈遞的奏稿中說:“接據署西昌縣知縣鳴謙奏稱:八月初七日夜亥刻,縣城忽然地震,簸搖動蕩,屋宇倒坍。闔城號呼鼎沸,因黑夜霖雨,無從往救。及至天明,遍城木石倒塞,不辨街巷,廟宇、城樓、文武衙署及監獄、倉庫盡行倒坍……軍民被壓身死者不計其數。”

  牛樹梅本人也寫了一首《西昌地震紀變》詩,描繪了大地震後的情形:“坤維夜半走奔雷,山岳震蕩海波頹。床榻如舞人如簸,萬家棟屋枯葉摧”,“遲明一望滿城平,欲辨街衙誰能曉”。位于瀘山的西昌地震碑林對此次地震亦有詳細記載。

  (故事取材至《覺園筆記》,虛空寶藏編譯)